试行期的结果

“约会式”性侵犯

大多数的性侵犯都是“熟人式”的,其中又以“约会式”性侵犯占多数。“约会式”性侵犯是最让受害者感到迷惑,因为这其中包含某种程度的认可。

即使受害者没有同意性行为,但她或许同意与侵害者在晚间单独见面,饮酒以及有一定程度的亲密行为, 而不愿意性交。虽然她很清楚没有同意性行为,但会感到自己对于事件的发生也须负责任。

在“约会式”性侵犯案例中,我们向受害者说明了法律如何为强奸和认可性行为下定义,帮助她们减少自责、羞耻感,以及如何面对家人和朋友的成见与不信任。

作为热线服务义工、陪伴身旁的妇女之友和辅导员,在“约会式”性侵犯发生时,我们会对受害者表达我们的同理,并给予协助。我们会告诉她们,“这不是你的错”,并从这儿进入状况,开始帮助她们。“这不是你的错”,几个字很简单,但对受害者来说却意义重大,有时甚至能挽救生命。

警察局程序

警局通常是受害者联系的第一站。当受害者来到警察局时,一般都是处在痛苦和迷惑状态。因此,警方有着极重大的职能, 在面对极度悲伤的受害者,提问高度敏感和私人的问题。

此刻,如果在录口供有负面的经历,受害者可能会再次感到被伤害,这也会使受害无法进行审查或是上诉。

这个时候,陪伴前来的妇女之友对受害者和警察就能起着重要的帮助。我们相信妇女之友能有效的帮助警察顺利进行调查和审案的工作,同时让受害者得到精神上的支持。

警察办案是必需实情调查的。他们无法对受害者说“这不是你的错”。但是妇女之友可以担当这个角色,让受害者觉得有人信任她们,支持她们。

报案率偏低

 我们在试行期间接到的24个电话中,仅有6个人向警方报案。

如此低的报案率很常见,主要原因有几个。在“约会式”性侵犯中,受害者一般上无法确定罪案是否发生;再加上没有任何证据,担心没人相信,又或是因为觉得羞耻而不敢报案。

受害者也可能是害怕自我的责备- 因素如:穿着、举止以及过往的性行为,会被人指责是咎由自取,而最终反而不利于她们。

当我们开始研究性侵犯法律和程序时,发现刑事法典第157(d)条规,是准许以女人过往“不检点”的行为来推翻她的控诉。也就是说,把罪归咎于受害者,已经编篡成法了。

当我们向外交部兼律政部部长尚穆根先生咨询此事时,他对此事的积极回应和开放态度,令我们非常感动。我们期待能同政府和民众进一步探讨此事。

这是长征的第一步,我们的目标是要让性侵犯受害者知道,SABS可以随时给予她们帮助和支持;她们不需独自一人,长期默默承受痛苦。

SABS: 下一个阶段

 踏上新的里程碑,SABS将进行下列计划:

  • 增设一间全新的心理辅导室和添加多一名社工,以满足SABS案主的需求。
  • 培训更多的义工为妇女之友。
  • 期待与警方和医院合作,帮助那些在案发72小时内求助的受害者。
  • 我们将继续为SABS筹款,实现长期发展目标。在此,我们也借此机会感谢Margaret Mary Wearnes 慈善信托和 Chen Su Lan信托在过去一年里提供的资助。